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項目成果
性別互動形塑家庭社會工作實踐
2019年04月18日 11: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林茂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家庭社會工作因主要工作對象為家庭及其成員,不可避免地涉及家庭結構和家庭關系中的女性群體。觀察家庭中的女性群體主要有兩種視角,即縱向親子關系中的女性與橫向夫妻關系中的女性。社會工作因本身的社會屬性,通常將這類女性群體定義為需要幫助和扶持的對象。尤其是在婦女社會工作與家庭社會工作交叉的領域(如家庭暴力、女性失婚與失業),“女性”始終以一種弱勢的、問題化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不僅如此,社會工作本身的“情感性”也通常與女性聯系在一起。如英國學者伊麗莎白·威爾遜(Elizabeth Wilson)認為,社會工作具有女性的特質,“這里除了表明‘助—受’雙方的性別外,還潛藏著細膩、溫暖、照顧、關愛、包容、注滿情感等拓展性的意涵”。在中國語境下,女性與社會工作更多地遵從社會歷史特征。而婦女社會工作從誕生之初所具有的行政性與父權特征,更是強化了社會工作的性別特征。提到婦女、婚姻、家庭,社會與學術界往往有較為一致的刻板印象,即其與婦聯、民政、衛計委、婦女等關鍵詞相關。不僅如此,當提及社會力量在社會治理中發揮作用時,婦女與婚姻家庭社工為其參與社會治理提供了專業化途徑——婦女服務婦女。

  既有研究囿于傳統二元性別論,將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弱者化”,以問題的視角切入,強調女性增權以及男女平權。在這樣的研究范式主導下,家庭社會工作中的女性形象呈現出三種趨勢:問題化、社會性別固化、本土化。作為家庭社會工作的核心內容——兩性(夫妻)關系,也并不是靜止的、片段性的關系,而是一個連續的、動態的變化過程。家庭成員的分工和地位隨成員之間的互動改變,如丁克等新家庭形式中的互動便為家庭社會工作實踐提供了新的路徑與框架。

  互動:家庭治療需求的重點

  植根于傳統婚姻家庭中的女性保護和女性弱勢的觀點,不再完全適用于社會現實。對女性群體的“問題化”和“弱者化”,不利于現代家庭的健康發展和成長。事實上,兩性皆需保護,家庭治療和干預應從兩性平等的角度介入。

  在城市化高度發達的地區,女性的社會勞動參與和家庭內部分工的沖突,無法通過傳統的幫扶策略有效解決,而應當以“全人”的觀點反思男女兩性在家庭與社會中的自我發展。家庭功能失調,求助者多為女性,但這并不意味著女性是問題的來源。以男性參與家務勞動引發的家庭矛盾為例,男性對家務勞動的參與,不應被視為對女性的幫助,而應被看作男性自我全面發展的途徑。如同女性進入勞動力市場一樣,男性進入家務勞動領域也需要學習和適應,所以女性應讓位于男性并指導男性承擔更多的家庭勞務。由此可見,兩性在家庭內部的互動而非將女性問題化是現代社會家庭治療需求的重點。

  在家庭社會工作中,由于受傳統的婦女社會工作影響,社會往往將女性個人生命周期中存在的問題同家庭生命周期問題混淆,以致忽視兩性在家庭生活中的互動。這一動態的、情感性的思考過程,同時也是理性衡量的過程,始終伴隨家庭生活的各個方面。家庭中女性成員受社會固有主流文化影響,成為“受害者”或“求助者”這一社會現象值得重視。然而在家庭社會工作實踐中,不應簡單地將女性視作問題的來源,而應當從家庭的整體功能出發,思考親子關系以及夫妻關系的不協調對家庭功能以及女性發展的影響。

  平衡女性的社會與家庭價值

  在傳統的家庭社會工作中,男女兩性角色分工基于生理性別而產生,由此建立的家庭也是建基于這一性別基礎之上。家庭重要的功能之一是生育,特指男女兩性之間基于異性關系產生的有性生殖功能。基于這一生育功能,家庭中女性的生理屬性成為其性別的重要象征與存在價值。隨著社會的發展,家庭以外的社會分工,尤其是勞動分工逐漸影響家庭的建立和建構。最為典型的特征,則是家庭的生育功能逐漸弱化。家庭的生育功能,或者說家庭的繁衍功能,伴隨漫長的人類社會發展史,從成立之初便是由男性社會夫權制和夫權制主導的財產保全的產物。子嗣和財產繼承是家庭存在的核心功能,女性在實現這一功能中扮演著載體和工具的角色。女性的社會性別觀念在近代社會科學中逐漸發展,女性進入勞動力市場以后,逐漸具有社會性以及社會性別。

  換言之,談論女性的社會性別,更多的是談論女性在家庭之外的社會活動中所表現出的性別,尤其是強調女性的勞動價值。在家庭內部,女性的社會性別以及勞動價值很少被認可或實現。例如,全職太太作為一種“職業”范疇的概念,在世界的大部分國家還未被認可。將女性家庭成員的家務勞動的價值納入社會勞動分工,并以社會制度的形式確定下來,在一些國家得到實現,但女性的生理性別和生育功能仍被看作女性在家庭內部先于其他功能存在的價值。如在日本和法國,全職婦女的社會保險由其配偶及配偶所在的工作單位負擔。這一舉措很好地保障了家庭的生育功能,在世界范圍內都可算作領先。但同時,這也強化了女性在家庭中的生育功能。家庭社會工作面臨的挑戰之一則是解放女性的身體,弱化以生理性別為基礎的認知。社會性別在家庭中的作用應當受到重視。

  探尋本土化家庭社會工作實踐

  在社會科學領域談論本土化概念,通常存在兩種語境。一種將本土化視作特殊化,與之對應的是普遍化。其背后的學術意義在于強調多元存在的價值意義,以及特殊性所帶來的面向未來的不確定與可能。另一種則是將本土化對應西方化,將本土化視作非專業化或去專業化,與之對應的是西方中心主義。伴隨兩種語境的建構與博弈,構建家庭社會工作的本土化特征,往往展現出二元對立的困境。有學者提出“土生化”概念,強調應當以本土為中心建構內生性社會工作。在介入家庭時不能帶有過強的專業性,避免引起被服務家庭的抵觸情緒,應建立較為親密的專業關系。實際上,本土化過程中呈現出來的“家文化”底色,在多數國家都存在。這恰恰是一種普遍化的問題。社會工作的專業方法來源于西方,植根于歐美文化,服務于中國家庭社會工作,解決中國的問題。這一過程本身,在方法論層面的沖突并不是核心。

  本土化應當更多地從人本身出發,以一種更加人本主義的方式來反思和衡量社會工作的效果。社會工作的本土化,將婦女社會工作與行政部門功能掛鉤,將女性與照顧性工作進行文化關聯,導致在利益分配上忽略女性情感勞動和情緒勞動的價值。在這一理論基礎上,我們僅僅討論本土化與西方化在社工專業工作方法的上的區別是不夠的。行政性所強調的集體主義及儒家綱常文化,在處理家庭社會工作中則表現為諸種親子關系和婚姻關系,而唯獨欠缺對女性本身的重視與考量。中國目前以女性為主體的社會形象所展現的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在不同的區域和領域表現也不同。社工從業者服務女性家庭成員,進而服務家庭整體,應當結合本土化的兩種語境,倡導一種多元化融合發展的路徑。這或許是家庭工作未來應當面臨的新趨勢。

  總而言之,家庭社會工作中的性別特征,尤其是女性的性別特征,與女性個人的生命歷程以及家庭整體的發展周期和結構緊密聯系。孤立地將“女性”主體作為幫扶對象,將“女性”從性別的角度“問題化”,已經不能有效解決女性甚至家庭的問題。關注兩性之間的互動以及自我實現,建構兩性之間不同需求的同等滿足條件,或許是未來宏觀家庭社會工作層面急需解決的問題。

 

  (本文系2018重慶市社會科學規劃項目“法社會學視域下重慶鄉—城人口遷移中兒童權益保護研究”(2018YBSH)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林茂 工作單位: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

課題:

本文系2018重慶市社會科學規劃項目“法社會學視域下重慶鄉—城人口遷移中兒童權益保護研究”(2018YBSH)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全盛棋牌6元app不洗牌 星空斗地主官网 时时彩上上计划 吉时开奖网极速时时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图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重庆时时投注技巧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博彩怎么玩 大乐透复式中奖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