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項目成果
優化創新要素結構 提升全球價值鏈地位
2019年04月18日 11:1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肖興志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推進我國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抓住了中國制造業發展中的突出矛盾和痛點,不僅是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的必然要求,也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的先決條件。從當前國際分工格局來看,核心技術、核心材料、關鍵零部件等制造業高端環節主要掌握在西方發達國家手中,我國制造業整體上仍然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這與我國一段時期以來主要通過傳統要素驅動、投資驅動的經濟增長方式密切相關,破解高端制造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必須依靠創新驅動制造業發展,實現提質增效、由大到強。然而,在創新要素對傳統要素的替代過程中,創新要素配置出現的結構失衡問題,成為現階段制約我國制造業順利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邁進的新矛盾、新問題。

  創新要素結構失衡

  2012年以來,我國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創新要素投入持續快速增長。以R&D經費為例,2017年我國R&D經費投入總量為17606.1億元,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位,并且增速保持全球領先;2013—2016年,我國R&D經費年均增長11.1%,同期美國、歐盟和日本的R&D經費年均增長率分別為2.7%、2.3%和0.6%。與此同時,以發明專利衡量的創新成果數量出現了爆發式增長,2015年我國發明專利申請數量超過了美國與日本之和,成為世界上首個專利申請量突破百萬的國家。但是,我國投資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尚未發生根本轉變,持續增長的創新投入并未充分轉化為推動制造業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邁進的轉型動力,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足問題依然比較突出。這一局面的深層原因在于,與創新要素投入規模相適應的創新資源配置的制度性供給不足,忽視對于R&D經費、尖端人才、科技成果轉化、科技金融等創新要素之間關系的優化調整,導致創新要素結構失衡,制約了創新要素投入向創新產出的轉化。

  所謂創新要素結構,是指各種與創新相聯系的主體要素、非主體要素以及協調要素之間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創新網絡和系統體系,它是創新績效和創新產出的決定性影響因素。從制造業轉型與創新要素結構之間的關系來看,科學合理的創新要素結構是制造業實現創新驅動的關鍵,而創新要素結構優化則是推動制造業實現創新驅動的主要手段。如果僅從創新資源投入規模來看,我國現階段并不遜色于任何發達國家,但由于創新要素之間缺乏科學有效的組織協調,導致有效創新要素投入不足,嚴重制約創新產出的積極性和科技成果轉化的有效性。

  市場化激勵手段不足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創新要素結構失衡?答案是缺乏以市場力量為主導的創新要素配置機制。具體表現為以下兩個方面。

  首先,創新要素分配過度行政化。現階段,我國采取的科技創新治理模式是“項目制”,政府部門掌握著大量寶貴的科技創新資源,創新資源分配是按照政府對技術創新目標和戰略重點的把握,采取“中央政府發包、地方政府打包、創新主體抓包”的方式運作,存在市場導向把握不夠、市場化激勵手段不足等問題,不利于改善創新要素配置效率。

  其次,創新要素分配過于強調供給導向,忽視對于新技術產品化與商業化的支持。我國支持制造業技術創新的主要方式是制定實施向企業和科研機構提供公共資金資助的政策,這些政策主要集中在補貼技術研發、推動技術創新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在支持創新技術產品化與商業化、開拓國內外市場、培育商業模式方面存在明顯短板,存在“重投入、輕轉化”的現象,導致制造業技術創新成果轉化率偏低。因此,通過創新要素結構優化,逐步建立以市場力量為主導的創新要素配置制度,改善創新要素配置效率,是解決制造業創新要素結構失衡的關鍵所在。

  完善科技創新治理模式

  創新要素結構優化的主要手段是通過對制度安排的調整和改革,實現創新要素資源在靜態比例和動態配置方面的優化,以此培育和激發制造業自主創新能力。基本思路是:盡快建立以市場力量為主導的創新要素配置機制,改善創新要素配置效率,推動創新要素配置由“項目制”主導的單一模式向“項目制+普惠制”結合的混合模式調整;同時加快對“重投入、輕轉化”的政策導向調整,逐步建立市場調節為主導、政府引導為補充的科技創新治理模式;充分結合全球制造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技術和新趨勢,推動我國制造業突破核心技術、核心材料、關鍵零部件等高端環節,不斷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邁進。

  首先,以市場化思路進一步完善制造業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的運行。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主要集中在代表未來制造業發展方向的新興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是近年來我國政府推動制造業發展支持方式由政府補貼為主導向市場化手段主導調整的有益嘗試。但從投資效果來看,從中央到地方,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沉睡”狀況逐年加劇,結余現象日益嚴重,影響了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實際發揮效果。在表面看來這可能由于大多數地區可投資項目匱乏所致,更深層的原因則在于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的市場化程度不足。一方面,在設立基金之初,并非基于當地經濟發展情況和創業項目儲備量確定基金規模;另一方面,過度重視資金安全性,核心關切的可能并非收益而是風險,關注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解決以上問題的關鍵在于,通過制度化改革,增強產業引導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的市場屬性,通過市場化手段加強與專業投資機構的緊密合作,利用專業投資機構的風險管理、項目評估、信息渠道等優勢,結合地區產業發展需求,推進資源整合,從而實現資源高效配置。

  其次,通過政府科研管理制度改革,調動民營制造業企業的創新積極性。目前,由于大量科技創新資源掌握在政府、高校、科研院所等部門手中,在“項目制”為主導的科技創新資源分配制度下,國有制造業企業更容易依托其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優勢獲得科技創新資源;相應地,民營制造業企業則很難與國有企業開展競爭,獲得足夠的科技創新資源。但是,從整體來看,民營制造業企業規模是遠大于國有企業的,雖然通過“項目制”能夠依托大型國有企業在局部形成技術突破,但是要真正推動制造業邁向中高端,還需要充分發揮民營制造業企業的作用。因此,通過科研管理制度改革,推動創新資源配置由“項目制”主導的單一模式向“項目制+普惠制”結合的混合模式進行調整,建立公平開放的項目申請制度。在區分基礎性和應用性科研項目的基礎上,適當放開申請限制,最大限度地調動非公有制企業參與申請政府科研資金的積極性。

  最后,以技術型創業作為推進制造業領域產學研深度合作的重點方向。當前導致創新成果向創新產出轉化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制造業領域創業與科技創新結合不夠緊密。從創新驅動的角度來說,創新與創業應是協調互動的。一方面,當創業足夠活躍的時候,最具市場潛力的發明專利更容易被產品化與商業化;另一方面,以持續創新為導向的創業活動,也將為創業主體的生存和發展提供依托。立足于“創新帶動創業、創業支撐創新”的協同關系,應當把推動技術型創業作為制造業“官、產、學、研、用”深度合作的重點方向。通過科技創新與創業融合推動創新要素結構優化,推動我國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東北地區創新要素結構分析與優化對策研究”(18ZDA042)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東北財經大學產業組織與企業組織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肖興志 工作單位:東北財經大學產業組織與企業組織研究中心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東北地區創新要素結構分析與優化對策研究”(18ZDA042)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码是什么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澳门二十一点技巧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免费下载红马计划app 快速时时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官方网 后三组选包胆玩法说明 棋牌游戏下载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