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項目成果
構建粵港澳大灣區現代產業體系
2019年04月18日 10: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勝 申明浩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改革開放40多年來,廣東省憑借優越的地理區位和充沛的勞動、土地、資本等要素供給,借助港澳產業向內地轉移的契機,利用“前店后廠”產業分工模式,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粵港澳三地優勢互補、相得益彰。但是,進入新世紀以來,特別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粵港澳三地面臨著國內外環境的巨大變遷:對外,世界需求持續低迷,前有發達國家“再工業化”戰略,后有越南等發展中國家激烈的引資競爭,珠三角地區原先所依仗的低成本競爭優勢不復存在;對內,珠三角資源環境承載力已達到上限,勞動、土地和資本等要素價格進入集中上升期,原先依靠低成本要素投入的粗放式產業增長模式已難以為繼。同時,隨著深圳、廣州等珠三角城市在科技創新和現代服務業領域的崛起,在“互聯網+”智能制造和新型生產方式的沖擊下,原有的粵港澳三地間產業分工模式與合作范式亟須轉變。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灣區現代產業體系。如果將粵港澳地區嵌入全球價值鏈、構建起出口導向的外向型經濟作為對外開放1.0版本,而將粵港澳大灣區嵌入全球創新鏈與構建創新驅動的智慧型經濟作為對外開放2.0版本,那么,在當前的國內外形勢下,加快從開放1.0時代邁向開放2.0時代進程,推進價值鏈和創新鏈的融合發展,對構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體系至關重要。

  加快實現產業體系

  合理化和高度化

  雖然粵港澳大灣區已形成了規模較為龐大、結構較為完整的產業體系,但是,對標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與東京灣區,該區域尚未充分實現產業體系的合理化與高度化,存在原始性創新能力薄弱、高端服務化轉型滯緩、價值鏈與創新鏈割裂,以及內構協同耦合度不足等瓶頸。

  一是原始性創新能力薄弱。在粵港澳大灣區產業體系內部,基礎研究或原始性創新能力薄弱,缺乏顛覆性或突破性技術創新,在知識創造、知識獲取上存在明顯短板。廣東省科技廳發布的數據表明,全省基礎研究經費僅占全社會研究與試驗發展支出的4.23%,不僅低于全國5.2%的平均水平,更低于北京的14.22%、上海的7.4%。近年來,深圳在科技創新領域異軍突起,但其他珠三角城市尚未取得突破性進展。同時,深圳在源頭創新上也面臨“卡脖子”的問題,存在缺乏世界級大科學裝置集群等不足。此外,雖然香港擁有眾多世界頂尖高校,但其科技創新優勢尚未得到有效轉化,不僅導致香港自身未能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獨角獸”企業,并且對大灣區內其他城市科技企業的原始創新能力的提升,也未能形成強有力支撐。這種“各自為戰”的分割格局,導致大灣區各城市之間在突破性科技創新方面合作較少,亟待推動協同創新發展。

  二是高端服務化轉型滯緩。粵港澳大灣區特別是珠三角企業在前期的全球價值鏈嵌入中,主要依靠加工貿易模式嵌入價值鏈低端并獲取微薄利潤。久而久之,企業主形成了以加工制造為主導的思維慣性,在智能制造時代缺乏推進制造業服務化的理念和能力,企業內部自我服務能力較差。不僅如此,由于服務業開放度不足,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滯后,粵港澳大灣區科技服務企業與制造業企業在供需中存在結構性矛盾,導致部分制造業企業在為應對智能制造和新型生產方式挑戰而尋求外部服務支撐時,面臨服務外包“求而不得”的困境。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廣東省生產性服務高增長趨勢研究》報告顯示,廣東工業企業對生產性服務業企業的服務需求配套比達到1∶0.7,而現實中生產性服務業有效供給不足達30%以上。高端服務化轉型滯緩,也固化了“低端鎖定”格局。

  三是價值鏈與創新鏈割裂。長期以來,由于科技創新體制機制的滯后,粵港澳大灣區各創新主體面臨“產學研”脫節的困局,高校和科研機構的科技成果轉化率偏低,未能對產業轉型升級和創新驅動形成有力支撐,也導致企業創新速度慢、科技創新貢獻度偏低。部分傳統企業更多地還是依靠低成本競爭優勢,尚未很好地融入全球科技創新網絡并開發利用好全球創新資源。創新鏈中各主體的“割裂”現象,制約了科技成果的轉化與企業核心技術創新能力的提升。

  四是內構協同耦合度不足。近年來,在高房價驅動下,部分企業將大量資金投入房地產,不僅偏離了發展主業,還嚴重擠壓了企業對研發創新活動的投入,導致實體經濟“過度金融化”,進而帶來實體產業空心化的風險。同時,中小企業融資成本偏高、融資來源不足,也在較大程度上制約了企業向價值鏈中高端環節攀升。此外,在“人才爭奪戰”中,部分沿海城市以及內地城市為爭奪人才、競創“人口紅利”而出臺了許多優惠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高端人才和熟練技工的流失,給粵港澳大灣區產業轉型升級帶來了“人才荒”的潛在威脅。

  促進價值鏈與創新鏈

  融合發展

  在全球價值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為加快構建粵港澳大灣區功能互補、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可著重實施以下舉措。

  第一,加強基礎研究,提升產業原始創新能力。為避免被掐住“技術咽喉”,粵港澳大灣區需要從模仿型創新、淺層創新走向原始性創新、突破性創新,除了通過提高整體基礎研究經費投入來推動重大科研基礎配置外,還要通過建設新型研發機構、優化科技服務平臺等聯動性舉措,加速集聚全球高端創新資源,增強企業基礎研究與核心技術創新能力。此外,珠三角城市還要加強與港澳在科技前沿和基礎研究領域的合作,提高原始創新合作水平,推動創新資源共建共享,進而更充分地釋放原始創新潛力。

  第二,著力智慧轉型,增強產業融合互促能力。結合“互聯網+”和新一代信息技術,將服務創新的內容納入創新支持體系中,促進生產性服務業與制造業深度融合,培育平臺型服務品牌企業,在產業價值鏈中更多地嵌入研發設計、市場營銷、物流服務、維修和支持、市場調查、金融支持等服務環節,帶動企業“上網觸電”,從而通過持續強化企業自身產品的服務內涵和深化服務外包質量,推動企業知識創新、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業態創新協同發展,提升大灣區服務型制造的核心競爭力。

  第三,促進“三鏈”融合,強化社會系統配置機制。促進“創新鏈、產業鏈、資本鏈”三鏈融合,打造創新創業生態系統。強化創新鏈,借助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和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等戰略契機,推動科技成果轉化,以產業化來推動創新。拓展產業鏈,借助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深中通道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依托創新與資本不斷拓展產業鏈,充分發揮重大產業發展平臺的輻射效應,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部署資本鏈,通過發揮科技金融的優勢,構建多層次、多功能的普惠金融服務體系,整合資金資源,持續推動產業價值鏈創新。

  第四,推動功能互補,完善要素協同配合機制。要構建分工合理、協同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打破過去區域間資源要素配置“各自為戰、相互分割”的格局,構建高效運作的市場機制,破除行政區劃壁壘帶來的資源錯配和效率損失,以粵港澳大灣區要素協同配合機制來整合配置科技創新資源,用資本鏈條鏈接產業和創新,助力科技創新與金融創新深度融合,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加快推進企業新舊動能轉換,充分釋放“制度紅利”,并將其作為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的新引擎。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18YJC790101)、廣東省省級科技計劃項目(2018A070712034)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

作者簡介

姓名:劉勝 申明浩 工作單位: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

課題: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18YJC790101)、廣東省省級科技計劃項目(2018A070712034)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 一分快三稳赚计划 彩票大全下载安装送彩金 新娱乐在线网站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时时彩玩法介绍 pk10赛车冠军永无规律 电子投注单如何给钱 河北时时中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