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項目成果
明代社會轉型影響募兵制改革
2019年04月18日 09: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黃友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明代中后期出現了一系列深刻變化,包括社會經濟、階級關系、社會生活、政治環境、思想觀念、文學藝術、科學技術等各個方面。明代社會轉型對募兵制改革產生了深刻影響,成為討論這一改革不可忽略的因素,因此社會史視角的引入對突破單一軍事史視角的局限,拓展與深化相關研究具有積極意義。

  戶籍不清導致募兵管控困難

  明中后期社會轉型的一個重要方面,便是城鄉社會階級關系的復雜化,以及相應社會管控體制的重構。這突出體現在戶籍制度之中,對募兵制改革產生了深刻影響。明代募兵制改革伴生了嚴重的“兵害”問題,如在東南沿海募兵為害被認為是“害甚于倭”。募兵為害表面上肇因于募兵制推行,實則根源于戶籍制度的弊端。明代黃冊里甲戶籍制承擔著人口清查、財產登記、職業劃分、社會組織、賦役征派、基層管理等廣泛而復雜的社會職能。因戶籍編訂與賦役征派直接掛鉤,民間為逃避賦役苛斂,往往不會將實際的“人丁事產”登記于官府,導致了戶籍不清問題。戶籍不清不僅導致賦役征派混亂,更削弱了戶籍的社會組織與管理職能,進而影響相關制度的施行。

  就募兵而言,戶籍不清帶來兩方面的消極影響。首先,造成兵源身份認定困難。明代戶籍與居民身份直接相關,戶籍不清造成居民身份認定模糊,大量被稱為“游手”“無賴”“草竊”“亡命”的幸亂群體乘機應募為兵,導致軍隊社會構成的異化。其次,造成兵員戶籍控制困難。控制戶籍是預防與彈壓軍隊不法的有效途徑,據《戚少保奏議》,“錄眾兵之籍,一切頑梗奸宄之徒,逃匿之弊,皆得并其妻孥,制其死命,故能得其死力”。戶籍不清削弱了軍隊控制基礎,募兵為害問題相伴而生,其治理亦由戶籍入手。如戚繼光提出并實施的“四要四不要”選兵標準,便是為了將幸亂群體排斥出軍隊。同時,戚繼光建立與實施了以腰牌文冊制為基礎的兵籍制度。所謂腰牌是指懸掛于兵勇腰間的牌子,上書姓名、年貌、籍貫、人役、技藝、伍長及同伍姓名。在腰牌信息的基礎上,按伍、甲、隊、哨編伍遞增,編訂文冊,由統兵將領及駐地官府查收。通過該制度使得每個基層兵員都戶籍有據,編伍有序,便于稽查與彈壓。正是得益于嚴格的戶籍控制,使得戚家軍一反當時募兵為害的“常態”成為“堂堂節制之兵”。

  經濟待遇決定募兵表現

  明中后期社會轉型的另一重要方面便是商品經濟與雇傭關系的新發展,這對募兵制改革同樣產生了影響。募兵制本質上是一種雇傭兵役制,募兵武裝實際上就是雇傭軍。因此,兵員的應募、軍紀、戰力更多視其待遇而定,體現出很強的功利性特征。強化戶籍控制為駕馭募兵創造了條件,但其表現更多依賴于現實的收益,據《戚少保年譜耆編》,“然軍法殺之不敢怨、不敢變者,亦以功賞、工食之利其心也。故心死于利,而職等軍法方行”。當時,募兵的收入大體由三個部分組成:首先是月糧,即按月發放的常規糧餉;其次是行糧,即出征時的臨時補助;最后是功賞,包括經濟上的賞賜與世襲職銜的升授。為激勵募兵表現,明朝廷制定了較為優厚的糧餉額度,較為高階的軍功賞格,以及較為寬泛的職銜頒賜。

  然而,在緊張的戰局與混亂的財政狀況下,能否及時、足額兌現成為問題的關鍵。盡管轉運糧餉、賞賚有功主要為文官之責,但戚繼光在轉戰東南期間,不斷地“請餉”“請功”“請賞”,這些看似“不雅”甚至“越權”之舉,恰是保證募兵存續與表現的關鍵。主將戚繼光對糧餉、功賞的重視對保障戚家軍的存續以及激勵其戰場表現發揮了關鍵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戚家軍常有較低傷亡,甚至零傷亡的戰績。除鴛鴦陣、練兵、武器等因素外,更多地應歸功于戚繼光對以多擊寡戰術的堅持,這與雇傭兵役制特點有直接關系,因為過高的傷亡易于偏離應募收益,進而影響募兵的存續與表現。因此,戚家軍在東南沿海“飚發電舉”,極力捕捉有利戰機,并以不斷的勝利為其獲取持續、穩定的收益。

  文武相協成就戚家軍

  明中后期社會轉型也引發了政治環境與官場生態的變化,對于推行募兵制產生了影響,這主要體現在“鎮戍體制”的建立與運行。隨著明代兵制以及軍隊形態的多元化,新的軍事管理體制——鎮戍體制被建立起來,其最大的特征便在于“以文制武”,并突出表現在文武職官軍政職權的劃分。雖在不同情況下表現不同,但總體而言文官掌握著募兵權、指揮權、后勤保障、勘功記過等核心軍政權力,而武將僅有領兵作戰權。這一體制延續了明代一貫的軍事集權思想,實施的重點便在于對武將的防范與抑制。這一體制下,武將不僅身家性命系諸文官,其作為更仰仗于文官,試以戚家軍為例。

  戚繼光轉戰東南期間先后得到監軍趙大河與汪道昆的鼎力相助,這是戚家軍能夠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首先,突破武將募兵限制。戚繼光曾多次呈請募兵,均遭駁回。至嘉靖三十八年,總督胡宗憲才“假以便宜”,準往義烏募兵,并特命縣令趙大河主持。透過趙大河,戚繼光既避開武將募兵禁忌,又使其選兵練兵思想得以貫徹。據戚繼光《止止堂集》,“(趙令)協臣教練,以故臣得展底蘊,法立令行,力齊心一,皆大河聯屬指示之功也”。其次,強化戚家軍的戶籍控制。趙大河為時任義烏縣令,而汪道昆為義烏前縣令,二人在控制戚家軍的戶籍方面發揮了獨特作用,據《戚少保年譜耆編》,“知尹(趙大河)素得民心,且尺籍在握,逃者易緝”。對“義烏舊父母”的汪道昆,“兵士猶戀戀有甘棠之愛”。正是得益于“尺籍在握”的新舊義烏縣令出任監軍,使得戚繼光恩威并施,彈壓有的,戚家軍軍紀嚴明,號令統一。最后,有力保障戚家軍后勤。明代軍隊欠餉問題由來已久,不時引發軍隊嘩變事件。戚家軍以客兵入閩,體制上更是不順。閩浙兩省在糧餉、功賞等問題上抵牾頗多,多次引發戚家軍畏難與鼓噪。但是,身為監軍的汪道昆勇于任事,上下協調,轉餉賞功,“相協獎勵多方,眾士卒方一心”。在其“護軍”之下,戚繼光在閩轉戰期間,事無掣肘、后勤無憂。據《止止堂集》,“世人論三年之功,繼光之力,此非知兵者。援我方略,假我便宜、餼廩者,實是汪公”。

  明中后期社會階級關系復雜化、社會組織管控弱化,商品經濟與雇傭關系的發展,以及政治環境與官場生態的演變等,對募兵制改革產生了深刻影響。以戚繼光為代表的一批軍事改革家,主動因應時代條件與社會環境,圍繞控制戶籍進而控制軍隊這一核心,創造性地解決了如何募兵這一基本問題,并通過兵籍制度的建立與實施,有效抑制了募兵為害問題,為后世利用募兵制建軍提供了成熟經驗。同時,他們在充分重視雇傭兵役制特點的基礎上,成功地解決了募兵武裝的激勵與運用問題,為后世運用募兵武裝提供了直接借鑒。此外,良性的文武互動,有效緩解了體制弊端的影響,創造了文武相協、各盡其才的典范。

  

  (本文系福建省高校智庫“海絲文化傳承發展研究院”系列成果之一)

  (作者單位:泉州師范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黃友泉 工作單位:泉州師范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

課題:

本文系福建省高校智庫“海絲文化傳承發展研究院”系列成果之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两人斗地主下载 最热门捕鱼游戏排行榜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葵花宝典三肖六码精选资料 手机彩票平台 网上玩龙虎有什么技巧 江苏时时开奖直播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新曾道内部a2019 云顶娱乐棋牌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