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社會學
婦女與婚姻家庭社會工作的檢視與建構
2019年04月18日 09:29 來源:《婦女研究論叢》 作者:衛小將 字號
關鍵詞:婚姻家庭;婦女與;女性;服務;家庭社會工作;婦聯工作;婦聯組織;鄰里幫扶;本土;中國

內容摘要:借此,對應歐美女性主義社會工作和家庭社會工作,文章倡導一種契合本土語境的婦女與婚姻家庭社會工作,主要涵蓋相關的婦聯工作、鄰里幫扶工作和專業社會工作等。按照這種概念邏輯,立足當下在婦女婚姻家庭層面發揮實際作用的服務領域,再加上與歐美相關專業服務對應的原則,目前中國的婦女與婚姻家庭社會工作主要涵蓋三個領域:一是各級婦聯組織開展的婦女與婚姻家庭工作。在婦女與婚姻家庭層面,鄰里幫扶的對象主要是生活極度困難和處于困境中的婦女與家庭,這對于身處“底層中底層”的婦女具有強大的庇護性,具體涵蓋四種類型的婦女:長期遭遇家庭暴力(沖突)的婦女、生活貧困的單親媽媽、殘障婦女、獨居老年婦女,如圖1所示。

關鍵詞:婚姻家庭;婦女與;女性;服務;家庭社會工作;婦聯工作;婦聯組織;鄰里幫扶;本土;中國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社會工作除了從業者和受助者中女性占多數之外,還潛藏著“細膩、關愛、包容”等柔性社會治理的意涵,這種特質對于預防和應對當前中國的婦女與婚姻家庭問題具有積極意義。借此,對應歐美女性主義社會工作和家庭社會工作,文章倡導一種契合本土語境的婦女與婚姻家庭社會工作,主要涵蓋相關的婦聯工作、鄰里幫扶工作和專業社會工作等。以此三方為檢視對象發現,婦聯工作當前仍然發揮主體作用,然其行政管理功能某種程度上削弱了服務功能,面對新的問題其專業性和行動性顯現不足;鄰里幫扶作為重要補充,不斷受到現代性的沖擊而表現出低水平性、零散性、偶爾性并趨于消失;專業社會工作作為新興的科學,表達性和現實性張力較大,本土化問題依然艱巨。由此,我們嘗試融合三方,構建行政性、志愿性和專業性融合的框架體系。

  關鍵詞:婦女與婚姻家庭 社會工作 婦聯工作 鄰里幫扶

    作者簡介:衛小將,社會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社會政策、社會工作。

  標題注釋: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中國社會工作發展路徑與策略研究”(項目編號:15BSH113)的階段性成果。

  一、婦女與婚姻家庭社會工作意涵及方法論闡釋

  社會學家齊格蒙特·鮑曼(Zygmunt Bauman)曾說,每個已知的社會對窮人都抱持著特有的矛盾心態,一方面是懼怕與討厭,另一方面是憐憫與同情,兩者不安地混在一起。前者容許為了維護秩序而嚴酷地處置窮人,后者則強調身處標準之下者的悲慘命運[1](PP119-120)。事實上,在這兩者之外還有第三種包容和增能的態度,那就是社會工作的價值理念與視角。學界周知,社會工作是歐美國家回應其社會轉型矛盾和問題的產物,它向來宣稱秉持一種底層視角與立場,尤其關注那些因性別、年齡、疾病、階層和膚色等差異而衍生的弱勢群體。由此,青少年、老人、精神病患、婦女和兒童社會工作成為其最主要的工作領域。其中,婦女和兒童社會工作歷史最為久遠,這與英國濟貧運動起初的服務者和受助者大多為女性密切相關。英國學者伊麗莎白·威爾遜(Elizabeth Wilson)也曾說,社會工作具有女性的特質[2](P9),這里除了表明“助—受”雙方的性別外,還潛藏著細膩、溫暖、照顧、關愛、包容、注滿情感等拓展性的意涵。當然,這種觀點是基于當時“性別分工”的社會現實而言的,在今天看來依然有某種性別特質標簽化和建構性的嫌疑,但也并非要強化女性的情感勞動而直接延續她們在家庭中的角色定位[3]。它恰恰凸顯了女性因身處弱勢而對于弱勢群體問題的敏感性和行動回應性。

  眾所周知,中國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正邁向一條以工業化和城市化為標志的現代化道路。現代化在創造經濟輝煌的同時,也滋生出大量的社會弱勢群體問題,以女性和婚姻家庭為軸心,貧困、留守、家庭糾紛、家庭暴力、離婚、失足、失獨、婚外情、買賣婚姻、大齡未婚等問題不斷出現。對此,單靠傳統的應對策略顯然已力不從心,而我們又沒有發展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社會工作專業方法。由此,或可以借鑒歐美國家的相關經驗。縱覽歐美社會的相關領域,主要有女性社會工作、女性主義社會工作和家庭社會工作等。其中,女性社會工作最為傳統,強調以女性為服務對象,偏重于反貧困和物質幫扶;女性主義社會工作立足于性別立場和視角開展服務,突出賦權與行動;家庭社會工作則強調個體問題的家庭結構性成因,注重整體性和系統性的介入技術[4]。這三個概念具有相互獨立性,分別凸顯了社會工作的救助、行動和治療的功能取向。然而,這樣一些單向度的社會工作卻難以精準覆蓋和有效處理中國本土語境中的女性與家庭問題,如果以西方概念框架為鐵律生硬地套嵌中國現實問題,勢必會出現“水土不服”。對此,重新審視和澄清社會工作的哲學范式顯得尤為重要。用一種后現代主義視角看,人們的一切行為受制于現代話語的“帝國主義”和權力/知識統治[5],這是一種以歐美為中心的知識話語體系,強調一致性、同質性而壓制多元性、多樣性,對應到社會工作則體現為專業帝國主義和專業萬能主義。與此同時,西方學者也警醒我們,社會工作實務的哲學范式和基礎理論是建基于歐洲中心主義世界觀的,這種世界觀源于歐洲的地理、歷史、政治、經濟和文化傳統,它強調用線性、個體、唯物及其理性的視角理解人類的普遍存在[6]。不僅如此,歐美社會工作實務的理論和范式幾乎完全來自白人知識分子的著作與實踐,從此意義上講,后現代主義者也批判社會工作旨在回應西方社會、中產階級、白人男性群體的需求。據此觀點來審視,女性社會工作往往成為一種忽略性別結構性不平等的物質救濟,女性主義社會工作則演繹為上流社會白人女性尋求性別平等的行動策略,而家庭社會工作則化約為一種介入白人中產階級家庭的治療技術。

作者簡介

姓名:衛小將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

職稱:副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欢乐麻将二人麻将诀窍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稳赚包六肖 预言六肖 排三组六6码遗漏 缅甸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紫金国际是玩28的平台吗 牛牛当庄赢钱的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