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民族學
杜國景:史論和讀本的雙重意義 讀《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
2019年04月18日 09:17 來源:貴州民族報(2019年4月12日) 作者:杜國景 字號
關鍵詞:民族文學史;苗族

內容摘要:至于其他的苗族文學史散論,苗族文學資料地方性專輯、選輯,苗族民間文學作品選、苗族作家創作選等,則已多到不可勝數。對于少數民族史的編撰,主流學界顯然存在著不同看法,陳平原就認為,若想扶持或傳播少數民族文學,編寫文學史未必是最佳選擇,折衷的辦法是編譯少數民族文學讀本,以推動少數民族文學進入更為廣闊的公共視野,為更多的讀者所了解和熟悉(《讀書》2017年第8期)。這個看法當然值得商榷,因少數民族文學史的理論構建尚未成熟,就完全排斥少數民族文學史的編撰,可能也未盡恰當,可采取兩條途徑:一是史論、史著和概論的編撰,一是以文本、以作家作品為中心的各種選本的編寫或編譯,兩者都是少數民族文學讀本。

關鍵詞:民族文學史;苗族

作者簡介: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組織編寫第一批中華少數民族文學史時,就已列入了苗族。半個世紀過去,迄今為止,國內正式出版的苗族文學史或苗族文學史論,已多達五六種。其中有上世紀六十年代貴州省民間文學工作組編寫的《苗族文學史》初稿本上下兩冊(討論稿),還有署貴州省民間文學工作組編著,田兵、剛仁、蘇曉星、施培中執筆,由貴州人民出版社1981年正式出版的一個版本。2003年,又有蘇曉星獨著、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一部《苗族文學史》。而以“概論”為名的苗族文學史著,則至少還有三種,編撰者分別為武新福、巴略與王秀盈、東旻與朱群慧。至于其他的苗族文學史散論,苗族文學資料地方性專輯、選輯,苗族民間文學作品選、苗族作家創作選等,則已多到不可勝數。在這樣的背景下,貴州民族出版社2017年又推出了一部《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上下卷),對此,我們應當報以怎樣的期待呢?

  應當說,少數民族文學史的編撰是有相當難度的學術工程。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編輯部與國內一些高校聯合舉辦過十一屆“多民族文學論壇”(最后一屆由貴州民族大學承辦),其中一個最穩定、最重要的議題,就是“中華多民族文學史觀”的理論建構。一直到現在,研究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的國內外學者,最為關注的仍然是“多民族文學關系”“口頭文學與書面文學”“母語與非母語寫作”“民族區域與地域”等等問題。而這些問題,全都與文學史的編撰有關。比如,少數民族口頭文學中的創世神話、古歌謠之類,不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如何考察和分析其文化源頭與特性?對于口頭文學后天的搜集整理,應如何鑒別其傳承的時代性與變異性?另外,“區域”主要指行政區劃,那是人為切割的,而民族是按地域分布,屬風俗“統治”,且帶有跨行政區域甚至跨國境的特點,寫一個民族的文學史,如何處理其中的內在矛盾?凡此種種,都是需要有相關理論來作支撐與指導的。在文學史的編撰中,這種理論雖然不需要孤立地去專門論證,但必須呈現為一種理論預設。《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上下卷)之可以期待,首先就在于它有這樣的內在邏輯。這部史著由貴州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貴州省科技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組織編寫,屬“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中的一種。行政主體與描述對象關系的確立,有效地避開了區域與地域的內在矛盾。而且“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本身就是一個較大的敘述框架,每個民族一卷,既自洽,即自成體系;又可在各卷之間互洽,即相互呼應支撐,這就在整體上間接地回應了多民族文學關系的問題。正是在這樣的意義上,形式決定內容,“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便以獨特的體式格局,參與了“中華多民族文學史觀”的理論建構與實踐運用。

  “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目前尚未出齊,從目前這部“苗族卷”來看,是以貴州知名作家蘇曉星的原著為藍本來編撰的,這就有了雄厚且扎實的基礎。蘇曉星(1931-2009)是新中國成立后貴州第一代彝族作家,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創作,六十年代即出版了小說集。作為主要的執筆者之一,蘇曉星“文革”前就作為“貴州省民間文學工作組”的重要成員,參與了《苗族文學史》的編撰工作。進入八十年代后,大約出于對這部史著所受到的歷史局限及下限僅止于1958年的不滿,蘇曉星又以一己之力,從上世紀八十代到九十年代,歷時十余年獨著了一部《苗族文學史》。蘇曉星的這部文學史雖然與集體編撰的那一部一樣,仍分為四編,但不僅在敘述的內容上,而且在斷代的方法和原則已經與前者有了較大區別,且下限延長到了1993年。《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上下卷)正是在蘇曉星史著的基礎上來作進一步增刪和完善的,且體系格局也有了較大改變。第一是緊緊圍繞貴州苗族文學的歷史發展來敘述,行政區劃與描述對象關系的確立,有效地避開了前面所說的區域與地域的許多矛盾;第二是它的第一編、第二編以主要流傳于貴州地區的苗族民間文學文本為主,對省內各地的苗族口頭文學作品進行了較為系統地梳理,并分門別類地進行了分析、闡釋和解讀,涉及貴州苗族文化的多樣性守望與其文學功能,視野開闊,歷史脈絡清晰,同時又有內在的學理支撐;第三,《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上下卷)從第二編開始,主要敘述近代和現當代苗族文學的歷史發展,敘述線索雖然一變而為以文本類型為主,但這些類型都很有時代特點,文本的選擇也注意到了地方性、地域性及其代表性。整體上文本類型的覆蓋面較寬,苗族的文學理論批評、影視戲劇等均有論及,這倒是很難得的。

  對于少數民族史的編撰,主流學界顯然存在著不同看法,陳平原就認為,若想扶持或傳播少數民族文學,編寫文學史未必是最佳選擇,折衷的辦法是編譯少數民族文學讀本,以推動少數民族文學進入更為廣闊的公共視野,為更多的讀者所了解和熟悉(《讀書》2017年第8期)。這個看法當然值得商榷,因少數民族文學史的理論構建尚未成熟,就完全排斥少數民族文學史的編撰,可能也未盡恰當,可采取兩條途徑:一是史論、史著和概論的編撰,一是以文本、以作家作品為中心的各種選本的編寫或編譯,兩者都是少數民族文學讀本,都具有文學指南的性質、價值和意義,相當于旅游指南。如果說史論、史著或概論性的讀本是旅游線路圖,那么文本、作家作品即為具體的景觀、景點,是對景觀和景點的詳細介紹、分析和闡釋。這部《貴州世居少數民族文學史·苗族卷》(上下卷)之所以值得期待,正是因為從體例結構、分期斷代,一直到以介紹文本、介紹作家為主的寫法,都具備了史論和讀本的雙重意義,因此,可以把它當作一部貴州苗族文學指南來閱讀。

作者簡介

姓名:杜國景 工作單位:貴州民族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481稳赚不赔玩法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时时彩注册试玩2000分 多宝娱乐下载 北京卫视直播在线观看 6狮娱乐 世界杯外围投注平台 宝马线上娱乐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