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教育學 >> 普通教育學
錢旭升:論深度學習的發生機制
2019年04月17日 14:55 來源:《課程·教材·教法》2018年第9期 作者:錢旭升 字號
關鍵詞:深度學習;問題域;發生機制

內容摘要:深度學習經過知識的激活與召喚、解構與煉制、判斷與選擇,實現內在問題域的呈現、表征與立意。型塑文化實踐的學習品格,開展研創型的學習活動,踐行面向質量的學習性評價,是深度學習的實現之徑。

關鍵詞:深度學習;問題域;發生機制

作者簡介:

  原題:論深度學習的發生機制

  作者簡介:錢旭升,浙江師范大學 教師教育學院,金華 321004 錢旭升,浙江金華人,浙江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主要從事課程與教學論研究。

  內容提要:隨著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的提出,深度學習備受關注。深度學習立足生命立場,強調主體思維;促進概念轉化,著力知識重構;倡導參與體驗,關注學生發展,從符號的表層形式化傳遞走向知識的邏輯演繹和價值關懷相融合的文化內生性創造。學生的學習興趣、困惑和意義是深度學習發生的前提、關鍵和條件。深度學習經過知識的激活與召喚、解構與煉制、判斷與選擇,實現內在問題域的呈現、表征與立意。型塑文化實踐的學習品格,開展研創型的學習活動,踐行面向質量的學習性評價,是深度學習的實現之徑。

  關 鍵 詞:深度學習 問題域 發生機制

  標題注釋:全國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2017年度國家一般項目“基于‘互聯網+’的農村教學點教育質量提升研究”(BHA170120)。

  中圖分類號:G420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0-0186(2018)09-0068-07

  培養什么樣的人,怎樣培養人,是我國教育改革的核心問題。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在對培養什么樣的人這個問題的進一步追問中,明確提出“學生應具備適應終身發展和社會發展需要的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突出強調個人修養、社會關愛、家國情懷,更加注重自主發展、合作參與、創新實踐。”[1]自主、合作、創新反映了當今學校教育致力于培養具有批判創新精神和問題解決能力的人才。學生從背知識、讀死書的教條化陰影中走出,走向富有人文氣息和理性情感的生活世界。這也是從知識的淺層學習向意義的深度體驗轉變。深度學習著眼于學生豐富性、系統性和完整性發展的學習理念,不是刻意追求學習的難度、速度和數量,而是在夯實“雙基”的基礎上,注重對學生理解能力、批判能力和知識遷移能力的培養和運用。把握深度學習的內在結構與學生發展之間的關系,澄清深度學習的發生機制,探明深度學習的實踐訴求,是當下亟待回答的論題。

  一、深度學習的本體之問

  學習是“一種在人類行為或行為潛力方面的持續改變,‘這種改變’一定是學習者的經歷及其與世界相互作用的產物”。[2]無論是標榜“向45分鐘要效率”,恪守“頸部以上”教學邏輯的題海戰術和滿堂灌的傳統“人灌”課堂,還是推崇信息教學,形成技術控制下知識包裝的標準化、程式化和機械化的現代“機灌”課堂,都很難說是學習真正發生的地方。單純學習形式的改變,只會導致學習對象的“偽學習”。艾根(K.Egan)認為,只有在充分廣度(Sufficient Breadth)、充分深度(Sufficient Depth)和充分關聯度(Multi-Dimensional Richness and Ties)上發生的學習,才是有“深度”的學習。[3]深度學習是一種豐富學生精神生命的學習,是學生自覺而自為地建構意義的學習。

  (一)學習興趣是深度學習發生的前提

  深度學習首先強調的是學生“樂學”“愿學”,視學習為志業,以積極、投入、自覺的心理狀態從事其中的活動。一直以來,我們將學習視為學生發展的客體性存在,將人的成長等同于知識的堆砌;學習就是學生以“應付考試”的心理識記知識,致力于獲得高分的過程。教師押題、學生背題,過度追求量化考核……其結果是師生集體性重知輕能、重智輕德。名目繁多的奧數班、英語班、寫作班、特長班等社會性輔導機構,以商業化操作的消費模式開展,套上了功利化取向的魔咒,剝奪了學生學習的選擇權和自主性。喧囂之余,我們需要追問,這些真的就是大家所謂的“學習”嗎?

  深度學習的發生需要走出教育“GDP”的窠臼,使學生在學習中真正獲得幸福感。“以人為本”的生本化課堂之所以能夠擺脫技術化、工具化教學的規限和束縛,在于它關注學生的學習興趣,激發學生的學習動機并予以維持。“興趣”不同于“樂趣”,它是人們對事物產生持久關注,并一以貫之地付諸行動的心理狀態。盧梭(J.J.Rousseau)將“興趣”和學生的成長體驗緊密聯系在一起,稱學生從事某事是發自內在的意愿,而非習俗、綱常和強權的要求。赫爾巴特(J.F.Herbart)提出“興趣的多方面性”,既強調活動過程中的審視凝神,又提倡基于內在積極性的多樣化追求。杜威(J.Dewey)所說的“興趣”是學生成長中不可或缺的,它與明確的目標、堅定的行動緊密相關,是人的內在專注和外在毅力的有機相融。

  因此,面對的學習材料需要超脫符號演繹的知識結構,我們要關注學生的學習體驗,充分考慮內容與學生現有能力的關聯度,結合學生不斷變化的認知結構和思維路徑進行設計,呈現出心理學化的特點。教師應從知識教材的“搬運工”轉變為學生心智啟發的“引導者”,善于發現并根據學生不斷變化的學習需求,將原本抽象化的知識化解為實物化的操作和形象化的講解,按照經驗和科學、歸納和演繹、組織和關聯、比較和分類的方式,打破學生學習內容和心理發展狀態的隔閡,使之對學習產生迷戀。學生應在“要我學”到“我要學”的行為轉變中,逐漸樹立起主體性、生命性立場,參與到學習體驗之中。

作者簡介

姓名:錢旭升 工作單位:浙江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

課題:

全國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2017年度國家一般項目“基于‘互聯網+’的農村教學點教育質量提升研究”(BHA17012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赛车pk10官网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北京pk10官网开奖 后三组选包胆 江西时时 微信捕鱼0.01-20元炮 三d组选奖金是多少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2019海南七星彩规律图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