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法學
《監察法》助力農村基層反腐
2019年04月17日 09:50 來源: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 作者:唐益亮 字號
關鍵詞:監察機關;農村基層;監察專員;脫貧;扶貧;監察委員會;基層腐敗;需要;線索;管轄

內容摘要:作為一項系統性的民生工程,脫貧扶貧攻堅工作需要多方面的聯合發力,而運用《監察法》治理農村基層腐敗是保障中央惠民政策真正落地的重要抓手。鑒于此,縣級監察委員會應當在基層自治組織中設置監察專員,在監察專員的數量上,根據自治組織內的村民數量、經濟發展、貧富程度等實際情況,由一名監察專員專門分管一個或者若干個基層自治組織,監察專員需要主動發現自治組織內的腐敗問題。監察官依法履行調查和處置的職責回顧監察體制改革尚未推行之前,少見農村基層自治組織的腐敗人員被追究刑事責任,這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紀委部門先行介入時,由于缺乏相關法律依據,盡管收集了大量的內容客觀真實的證據,這些證據在進入刑事領域后。

關鍵詞:監察機關;農村基層;監察專員;脫貧;扶貧;監察委員會;基層腐敗;需要;線索;管轄

作者簡介: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在重要場合就“三農”問題作出指示,“解決農民問題的當務之急在于扶貧脫貧,當前也正進入脫貧攻堅最為關鍵的階段”。作為一項系統性的民生工程,脫貧扶貧攻堅工作需要多方面的聯合發力,而運用《監察法》治理農村基層腐敗是保障中央惠民政策真正落地的重要抓手。

  誠然,中央高度重視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各地黨紀部門也不同程度地對本轄區的農村自治組織展開巡視,尤其是在今年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更是明確提出將“堅決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作為各級紀委工作的重心。在此背景下,“小官巨貪”“微腐敗”等現象的報道時有曝光,相關措施也確實對農村反腐產生了一定的實效,農村的政治生態明顯得以好轉。但鑒于農村基層腐敗是諸多原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結果,例如法治觀念淡薄、傳統意識濃厚、強民惠民信息閉塞以及監督機制疲軟等,這就意味著農村基層腐敗的治理并非朝夕之間,需要依靠具體、有力的長效機制。在《監察法》實施之際,可以通過明晰《監察法》中的相關規定,從而形成穩定、有效的農村基層腐敗治理體系。

  及時向農村基層自治組織派出監察專員

  與法、檢系統相似,我國在組織體系上,分別設置了國家級、省級、市級以及縣級四個級別的監察委員會。其中,行政級別最低的是縣級監察委員會,但各縣的人口、地域以及基層自治組織的數量均存在差異。如果僅僅依賴縣級監察委員會自上而下“被動型”的治理農村腐敗,除在轄區基層內具有相當影響力的貪腐案件外,其他影響力較小的案件很難被發現,從數量上看,基層腐敗現象依然嚴重,制約了脫貧扶貧的進度。

  按照《監察法》第12條規定,各級監察委員會可以向法律法規授權的單位以及所管轄的行政區劃等派駐或者派出監察機構、監察專員。鑒于此,縣級監察委員會應當在基層自治組織中設置監察專員,在監察專員的數量上,根據自治組織內的村民數量、經濟發展、貧富程度等實際情況,由一名監察專員專門分管一個或者若干個基層自治組織,監察專員需要主動發現自治組織內的腐敗問題,并及時向隸屬的縣級監察委員會匯報。同時,為避免監察人員崗位固化所帶來的“利益輸送”,應當建立監察專員定期流動以及輪崗、監督機制。

  重點監察農村基層自治組織中的部分對象

  按照《監察法》第15條規定,將監察機關的監察對象界分為六個類別,其中,可能涉及農村基層自治組織人員管轄的分別為“基層群眾性自治組中從事管理的人員”和“其他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可以說,這兩類人員劃分已經基本實現了基層自治組織中腐敗人員管轄的“全覆蓋”,但基于村民關系比較復雜的考慮,當依法規定的被監察人員涉及腐敗時,可能牽涉到無管轄權的村民以及其他社會人員,比如村領導為“村霸”等惡勢力提供“保護傘”的現象。

  對此,應當根據辦案的實際需要,或采用并案管轄的模式,將牽涉的人員部分或全部納入管轄范圍,或采用分案管轄的模式,將無管轄權的人員移交相關部門處理。在監督過程中,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農村要發展好,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好班子和好帶頭人”,因此,農村反腐時應當分清主次矛盾,重點監察基層自治組織中的部分對象。在“微腐敗”的人員構成中,以基層村干部居多,村“兩委”一把手、村“兩委”班子集體腐敗現象比較常見,監察機關需要重點突出對這些對象的監督,抓住治理農村基層腐敗的“牛鼻子”。

  鼓勵村民提供相關的涉腐線索

  根據前述,為了提高監察實效,縣級監察機關應當由“被動型”回應轉向“主動型”發現的監察模式,但據國家統計局年初發布的《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我國大陸總人口有13.9億人,其中城鎮常住人口有8.13億人,占總人口比重的58.52%,可以發現,我國農村常住人口至少有5億多人。如果僅憑數量有限的監察專員主動發現腐敗案件,顯然會陷入疲于應付、監督不力的監察困境,這就需要涉腐線索的充分介入。

  按照《監察法》第36條規定,監察機關應當建立問題線索處理、審查、審理各部門相互協調、相互制約的工作機制。由此可見,監察機關內部已經規定了包含線索的處理、審查等一系列的流程,而監察機關需要做的是保障涉腐線索的“源頭”,鼓勵村民通過舉報等途徑獲取相關的涉腐線索。當線索確系屬實時,監察機關應當給予相應的獎勵,并根據實際情況的需要,給予線索提供人必要的人身保護。反之,對于提供線索不實的,根據村民的主觀心態作出是否處罰的決定。在掌握線索的基礎上,監察機關通過向有關單位和個人了解情況,收集、調取相應的證據,從而及時查處村官優厚親友、貪污扶貧救災款等農村腐敗現象。

  監察官依法履行調查和處置的職責

  回顧監察體制改革尚未推行之前,少見農村基層自治組織的腐敗人員被追究刑事責任,這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紀委部門先行介入時,由于缺乏相關法律依據,盡管收集了大量的內容客觀真實的證據,這些證據在進入刑事領域后,由于取證程序失當、取證主體不適格等原因不得不依法排除,最終導致定罪證據不足,難以追究刑事責任。按照《監察法》第13條規定,派駐或派出的監察機構、監察專員根據授權,按照管理權限依法對公職人員進行監督,依法對公職人員進行調查、處置。與此同時,在《監察法》第五章中,整章規定了監察官開展監察工作時的具體程序。所以,監察官應當加強隊伍建設,熟悉相關的法律法規,在辦理基層自治組織中的腐敗案件時,應當嚴格按照《監察法》及其相關部門法的規定履行調查和處置等職責。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改革開放的40年,是我國逐步消除貧困的40年。經過40年的接續奮斗,讓7億多人口擺脫了貧困,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在取得如此豐碩的脫貧扶貧成果時,為了如期打贏脫貧扶貧這場硬仗,有必要細化《監察法》中涉及農村基層腐敗治理的具體路徑,實現監察力量“下沉”,以及監察權科學、有效的運行,從而保障基層自治組織的廉潔性。唯有如此,方能真正形成農村基層反腐敗“全覆蓋”的長效機制。

 

  (本文系重慶市教委科研項目“我國監察體制改革視閾下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權力運行機制研究”(17SKG227)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唐益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上海台彩票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 牛牛看牌抢庄规律 必中快三计划全能版 app盈宝彩票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500娱乐app是做什么的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记录 金苹果时时彩注册 江西时时彩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