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1919年4月:山雨欲來風滿樓
2019年04月17日 17:20 來源:前線網--《前線》雜志2019年第4期 作者:劉岳 字號
關鍵詞:《巴黎和約》;馬克思主義;五四反帝愛國運動

內容摘要:公理被強權戲弄了《新青年》每月一期刊發長篇論著的方式,已經無法適應變化越來越快的形勢了。1918年 12月 22日,陳獨秀、李大釗、張申府、高一涵、胡適、錢玄同、沈尹默等人,創辦了一份新的周報——《每周評論》。巴黎傳來的消息越來越壞,陳獨秀在《每周評論》發刊詞中極力頌揚的“現在世界上第一個好人”、美國總統威爾遜盡管信誓旦旦,“不許各國拿強權來侵害他國的平等自由”“不許各國政府拿強權來侵害百姓的平等自由”,但接下來的事實卻無情地粉碎了這個說法。真理的聲音除了公理、強權、巴黎和會話題之外,《每周評論》也有不少反映世界革命的高潮、報道東方民族解放運動、揭露北洋軍閥反動統治的消息、文章,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更是它的特色。

關鍵詞:《巴黎和約》;馬克思主義;五四反帝愛國運動

作者簡介:

  公理被強權戲弄了

  《新青年》每月一期刊發長篇論著的方式,已經無法適應變化越來越快的形勢了。1918年12月22日,陳獨秀、李大釗、張申府、高一涵、胡適、錢玄同、沈尹默等人,創辦了一份新的周報——《每周評論》。

  《每周評論》四開一張,每周日出版,內容分為12類。編輯部設在北大紅樓文科學長辦公室,發行所設在宣武門外騾馬市大街米市胡同79號的安徽涇縣會館。陳獨秀依清代趙翼《論詩》“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只眼須憑自主張,紛紛藝苑漫雌黃。矮人看戲何曾見,都是隨人說短長”之意,取筆名為“只眼”,李大釗則用“守常”“明明”“冥冥”筆名,在《每周評論》上發表文章。

  “自從德國打了敗仗,‘公理戰勝強權’,這句話幾乎成了人人的口頭禪。列位要曉得什么是公理,什么是強權呢?簡單說起來,凡合乎平等自由的,就是公理,倚仗自家強力,侵害他人平等自由的,就是強權”。這是陳獨秀撰寫的《每周評論》發刊詞的開篇語。他將《每周評論》的宗旨概括為八個字,“主張公理,反對強權”。

  陳獨秀以“只眼”的筆名,在4月27日“隨感錄”欄目發表《苦了章宗祥的夫人》《陸宗輿到底是哪國人?》等短小精悍的雜文。《苦了章宗祥的夫人》描述駐日公使章宗祥回國時,在東京車站受到中國留日學生300多人的痛斥。學生們把寫著“賣國賊”“禍國”字樣的白旗投向章宗祥,把公使夫人嚇壞了、害苦了。《陸宗輿到底是哪國人?》則質問中華匯業銀行總理陸宗輿,在給中華民國農商總長、財政總長的信中,滿紙都是“貴國”“貴政府”的字眼,那么,“這中華匯業銀行到底是哪國的銀行、陸宗輿是哪國的人?”

  巴黎傳來的消息越來越壞,陳獨秀在《每周評論》發刊詞中極力頌揚的“現在世界上第一個好人”、美國總統威爾遜盡管信誓旦旦,“不許各國拿強權來侵害他國的平等自由”“不許各國政府拿強權來侵害百姓的平等自由”,但接下來的事實卻無情地粉碎了這個說法,原來公理被強權戲弄了。

  強權出賣了山東

  正如《每周評論》所報道的那樣,3個多月來,列強們在巴黎凡爾賽和會上你爭我奪,好不熱鬧。法國想吞并德國薩爾地區,意大利想吞并原奧匈帝國的富姆地區,日本要求繼承德國在中國山東半島的權益。1919年4月16日,“五人會議”再度討論山東問題,而中國代表卻被禁止參加。日本代表堅持要求繼承德國在山東的權益,甚至以拒簽和約、退出和會等加以脅迫。

  美國總統威爾遜、英國首相勞合·喬治、法國總理克里蒙梭和意大利總理奧蘭多四巨頭約見中國代表團。4月22日,當中國代表團首席代表陸征祥、代表顧維鈞一進威爾遜的寓所,發現沒有奧蘭多的身影,另外三巨頭表情嚴肅,一種不祥之兆涌上二人心頭。果不其然,“世界上第一個好人”威爾遜繞彎子說,山東問題是和會最困難的一個問題,法國和日本有協議在先,最高會議希望中國接受現在這個方案;日本獲得膠州租借地和中德條約所規定的全部權利,以后日本再把租借地歸還中國,但仍然享有全部經濟權利。

  聽罷此言,顧維鈞用英文坦率告訴威爾遜,我非常失望,方案非常不公,中國人民大失所望,這無疑在亞洲播下了動亂的種子,對中國和世界的和平都無所補益。中國要求由德國而不是日本歸還山東全部權利。聽了顧維鈞的發言,勞合·喬治提了一個陰損的問題——中國是接受這個方案還是以前的那個方案?所謂以前的方案就是中日成約。顧維鈞一聽跳了起來,所謂兩個方案實際就是一個結果——犧牲中國。他和陸征祥低語商量后,堅決表示兩種方案都無法接受。但是,勞合·喬治表示“現為條件所約束,殊無可如何”。克里蒙梭接著說:“英總理所言,亦即完全為我之意。”威爾遜甩下幾句冷冰冰的外交辭令,中國代表團或許能夠理解到,這是目前所能得到的最佳方案了。三巨頭根本不考慮中國代表的意見。

  4月29日,巴黎和會召開英美法三國會議,日本代表應邀出席。30日,和會議定《巴黎和約》,其中第156、157、158條是關于中國山東問題的條款,將德國在山東的一切權利全部“放棄以讓日本”。盡管中國代表團事先已經想到最終方案不會太好,卻不曾料到竟是如此之慘,三項條款無一不是對中國的極大侮辱。陸征祥在致北京政府的密電中沉痛地說:“此次和會條件辦法,實為歷史所罕見。”

  但就是這樣“歷史所罕見”的條約,陸征祥卻密電北京政府考慮簽字,認為現在不簽,將來日本仍然可以與中國直接簽約。

  噩耗傳到國內,猶如晴天霹靂,“公理戰勝強權”的幻想破滅了,人民群眾屈辱、悲憤的情緒達到了頂點。

  真理的聲音

  除了公理、強權、巴黎和會話題之外,《每周評論》也有不少反映世界革命的高潮、報道東方民族解放運動、揭露北洋軍閥反動統治的消息、文章,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更是它的特色。

  1919年4月6日,《每周評論》第16期“名著”欄目,以《共產黨的宣言》為標題,刊載了《共產黨宣言》第二章的相關譯文:“這些無產階級的平民,將行使他們政治上的特權,打破一切的階級,沒收中產階級的資本,把一切生產機關,都收歸政府掌管,由這些人去組織一個統治機關。并且要增加生產能力,愈速愈妙……”

  無獨有偶。被譽為“新聞界的釋迦牟尼”的俞頌華出任上海《時事新報》副刊《學燈》主編的第三天, 也就是4月28日,就在《學燈》上發起了“社會主義征文”活動。不久還陸續發表了河上肇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社會主義之進化》等著作譯稿,刊載了李大釗、陳望道等人介紹馬克思主義的文章,并全文轉載了毛澤東在《湘江評論》上發表的《民眾的大聯合》。

  山雨欲來風滿樓。馬克思主義的進一步傳播,中國人民對巴黎和會的絕望,強權踐踏公理的殘酷現實,終于點燃了五四反帝愛國運動的燎原之火。

  (作者單位:中共北京市委黨史研究室)

作者簡介

姓名:劉岳 工作單位:中共北京市委黨史研究室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葵花宝典三肖六码精选资料 牌9的十赌九赢秘诀 重庆时时开奖官网公告 6码两期计划怎么倍投 pk10冠军选号方法 二人麻将规则讲解 二人斗地主规则 看牌抢庄快乐版 福彩绝杀六码走势图 吉林时时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