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性|一尾中特的网站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孔子周游列國
2019年04月17日 17:08 來源:前線網--《前線》雜志2019年第4期 作者:向燕南 李筱藝 字號
關鍵詞:孔子;列國;禮儀

內容摘要:隨著儒家思想正統化進程不斷推進,“圣人”“至圣先師”“萬世師表”等光環被逐一加在孔子的頭上。周游列國的背景據司馬遷《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幼年喪父, 17歲時母親也撒手人寰。很快,孔子的影響越來越大,連魯國貴族孟懿子和南宮敬叔,也愿意拜孔子為師。有一次,衛靈公以如何排兵布陣詢問孔子,孔子回答道:“禮儀規定的事我倒是知道,至于軍事我卻聞所未聞。找到孔子后,子貢便將這段話如實地告訴了孔子,孔子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高興地說道:“他形容我的相貌,不一定對,但說我像條喪家狗,對極了!只可惜他與孔子的政治主張頗為不同,孔子最終還是決意離開。周游列國的意義孔子周游列國的事跡,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的孔子: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人。

關鍵詞:孔子;列國;禮儀

作者簡介:

  隨著儒家思想正統化進程不斷推進,“圣人”“至圣先師”“萬世師表”等光環被逐一加在孔子的頭上。他似乎不再是那個兩千多年前出生在郰邑的魯國人,而是一系列“仁”“禮”等思想的文化標簽。要想真正了解孔子其人,讀懂《論語》背后的深意,回到他的時代,重走他所走過的路,可能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周游列國的背景

  據司馬遷《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幼年喪父,17歲時母親也撒手人寰。父母的相繼離去,使少年孔子懂得,只有憑一己之力才能在這個“禮崩樂壞”的亂世中生存。成年后,孔子的第一份工作是管理倉庫。雖然這個工作身份低微,但他并沒有放松對自己的要求,一直懷揣著恢復禮制這一遠大抱負。他刻苦鉆研,勤奮學習,從15歲起便立志學習儒術,隨后又開館授徒。很快,孔子的影響越來越大,連魯國貴族孟懿子和南宮敬叔,也愿意拜孔子為師。

  在魯國嶄露頭角后,孔子便帶弟子去齊國謀求仕宦,卻遭遇碰壁。隨后,孔子回到魯國,一門心思撲在教學上。直到“五十而知天命”的年歲時,才似乎離他的理想更進了一步。那時魯國國君的權力形同虛設,國政都操縱在以季氏為首的三桓(三姓最有權勢的魯國卿大夫)手中,而季氏又被他的家臣陽貨所控制。此時,陽貨和另一個家臣公山弗狃都想請孔子出仕,孔子也動心了。弟子們非常不解,因為這些權臣正是孔子口中的“亂臣賊子”,而孔子這時卻要服從他們。但孔子顯然有自己的打算,他認為如果能得到這些權臣的幫助,那他便有可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打造出第二個“周”。但是由于各種原因,最終孔子還是沒有實現這一計劃。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此后魯國局勢陡變:陽貨不滿足手上的權柄,企圖通過政變盡滅三桓,但計謀失敗,只能狼狽地逃亡齊國。這時季桓子才幡然醒悟,意識到只有孔子才是真正為自己著想的人,于是請孔子出山,任中都宰(魯國都城的長官)。孔子治理中都一年,成績突出,繼而迅速升任司空(主管工程營建)和大司寇(主管刑獄)。孔子任職期間,對內整肅民風,僅三個月就讓魯國風氣煥然一新;對外則通過夾谷之會威懾了齊國,幫助魯國收回了之前被齊國占領的汶陽(今山東泰安西南)等地。但好景不長,齊國見魯國任用孔子日益強盛,深感威脅。在齊大夫黎鉏的建議下,齊景公挑選了一些美貌的歌女和寶馬送到魯國。最終,沉迷于美女寶馬的季桓子耽于享樂,不理朝政,甚至在祭天時忘記給大夫分配象征尊重的祭肉。這讓孔子非常失望。加之孔子的一些政策觸及了魯國貴族利益,無法貫徹到底。55歲的孔子對魯國當政者心灰意冷,選擇離開魯國,踏上周游列國之路,尋找他心目中真正能理解、支持他的賢君去了。

  周游列國的經過

  所謂“周游”,就是在全國各地奔波求職。孔子帶著他的若干親近弟子,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在魯國周邊游歷,行經衛、曹、宋、鄭、陳、蔡六國以及楚國的邊境,從55歲走到了68歲,最終返回了魯國。而衛國是孔子選擇的第一站,拉開了周游列國的大幕。

  衛國與魯國接壤,關系密切。孔子第一站選擇這里,也許不僅僅是地理位置的原因,而是由于衛國是文王嫡子的封地,是姬姓諸侯。孔子曾說:“魯衛之政,兄弟也。”他或許覺得周禮能在衛國這樣的土地上重新煥發生機。

  剛到衛國的孔子雄心勃勃。冉有為孔子駕車,看到衛國都城人口眾多,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冉有問孔子:“這里人丁興旺,我們應該做些什么呢?”孔子說:“讓他們變得富庶。”冉有又問:“大家都富庶起來了,我們又該做什么呢?”孔子說:“教化他們。”可見,孔子是懷揣著宏偉的計劃,準備來這里大顯身手的。衛靈公對孔子亦是禮遇有加。但不久之后由于小人進了讒言,衛靈公對這位剛來不久的客人起了疑心,派手下公孫余假監視孔子的日常生活。孔子見狀,擔心自己還沒站穩腳跟就被人陷害而獲罪,所以只住了十個月就離開了。

  離開衛國后,孔子本想往陳國去,但是路過匡這個地方時,孔子一行突然被當地人團團圍住。原來,當地人將孔子錯認為魯國權臣陽貨,而陽貨曾經在匡當過官,任官期間橫征賦稅,虐待百姓,匡的百姓都十分痛恨他。孔子是替陽貨背了黑鍋。眾弟子見匡人來者不善,都非常害怕。但孔子卻十分鎮定,他長嘆一聲,說道:“周文王死了以后,周代的禮樂文化不都體現在我身上嗎?上天如果想要消滅這種文化,那我就不可能掌握這種文化;上天如果不消滅這種文化,那么,區區匡人又能把我怎么樣呢?”說罷,孔子橫琴在膝上,一邊弄弦,一邊放聲高歌。弟子們見孔子毫無懼色,也逐漸鎮定下來,與孔子一起吟唱。就這樣五天過去了,孔子一行的糧食雖然所剩無多,但弦歌之聲不絕于耳。后來,孔子派隨從弟子到衛國做寧武子的家臣,得到衛國的幫助后,孔子一行才得以轉危為安。經過這么一遭,孔子只得返回了衛靈公身邊,這次一待就是三年。還鬧出了一件影響師生關系的事件——孔子見南子。

  南子是衛靈公的夫人,與宋國公子朝有私情,還仗著衛靈公的寵愛干涉衛國朝政。衛國的太子蒯聵曾欲殺她而不成,反倒被逼出走。南子仰慕孔子的名聲,派人請求與孔子見面。孔子本不愿見她,但南子是衛國的實權人物,推辭不得,孔子最終還是去了。這件事惹得子路非常不快。他不愿孔子去見南子,一方面是厭棄南子的品行,另一方面是不希望孔子借助南子這樣的宮闈女子入仕。孔子說道:“我之前是不愿意見的,現在迫不得已,但就算是見也要以禮相待,若是我做了什么不對的事,連上天都要厭棄我。”最終,也正如孔子所言,南子與孔子以禮相會。可見,孔子是一個真性情的人,他礙于禮節與南子見面,又擔心弟子誤會自己,所以發下重誓自證清白。

  可是,衛國還是讓孔子失望了。有一次,衛靈公以如何排兵布陣詢問孔子,孔子回答道:“禮儀規定的事我倒是知道,至于軍事我卻聞所未聞。”這話是在諷刺衛靈公不內修朝政,卻整天想著對外擴張。孔子心里也明白,衛靈公和南子只是想利用自己的名聲來掩蓋荒淫的朝政而已,并不是真正需要他的輔佐。于是這一次,孔子徹底離開了衛國。

  孔子在去陳國的路上,首先路過了宋國。宋國的司馬桓魋厭惡孔子,便派人將孔子及弟子們講習場地上的大樹砍倒了,以示警告。此時的孔子還是一如既往地鎮靜,他告訴弟子們不要慌張:“上天既然把傳揚道德的使命賦予我,桓魋他又能把我怎么樣!”后來,孔子還是匆匆離開了宋國。

  一路西行,孔子一行到了鄭國。人生地不熟的孔子還沒進城門,便與弟子們走散了,只能一個人站在外城的東門等人來尋他。弟子們見老師失蹤,紛紛四處尋找。子貢在詢問時,一個鄭國人對他說:“東門有個人,他的額頭像唐堯,脖子像皋陶,肩膀像鄭子產,可是從腰部以下比禹短了三寸,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真像一條喪家狗。”子貢一聽,這相貌正是孔子,便匆匆趕往東門。找到孔子后,子貢便將這段話如實地告訴了孔子,孔子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高興地說道:“他形容我的相貌,不一定對,但說我像條喪家狗,對極了!對極了!”可見,孔子雖然志向遠大,但并非自負而不可一世,他對自己的處境有清楚的認知。

  不過孔子還是如愿入仕陳國。雖然陳湣公屢次與孔子交談,但談話內容大都是一些周初的奇聞逸事,與朝政無關,至少《論語》中不見陳君問政孔子的記載。三年后,陳國受到晉楚爭霸的波及,孔子被迫再次離開。在前往蔡國的途中,恰逢吳國攻打陳國。戰亂之時,糧食最是緊缺,孔子一行也斷糧了,很多弟子都生了病。幸虧楚國派楚葉公率軍救陳,才得以轉危為安。楚葉公聽聞孔子在陳國,便將他請到國中。這位楚葉公據說上演過著名的“葉公好龍”鬧劇,可他對孔子確實十分尊重。只可惜他與孔子的政治主張頗為不同,孔子最終還是決意離開。

  經歷了楚國邊境這一遭,孔子回到了陳國。這次,也許是思鄉之情涌上心頭,已倦于四處奔波的孔子,決意回到魯國。這一年,孔子63歲。

  返回魯國的路上,又要經過衛國。這時衛靈公已死,當年衛國太子蒯聵的兒子輒當了國君,是為衛出公。這時衛國的時局很亂,晉國想送蒯聵回衛國做國君,但是輒卻不讓自己的父親回來。這樣不孝的行為當然不容于孔子之眼。子路于是就問孔子,如果衛君現在想要任用他,首先應該怎么做?孔子毫不猶豫地回答他,當然是必須要糾正名分大事,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就這樣,孔子在衛國又停留了四年,似乎是想要改變父子對峙的局面,但是終究未能成功。當時衛國貴族孔文子與太叔疾關系緊張。孔文子便想攻打太叔疾,出征前來詢問孔子的意見。孔子一行本為“復禮”而來,在衛國卻被屢屢咨詢軍事,心中的不悅可想而知。于是,孔子又拿出了當年對衛靈公說的那句話:“我只懂禮樂祭祀之事,甲兵征戰我不知道。”此事過后,孔子決意離開衛國。孔文子想阻止他,孔子的回答堅定而決絕:“飛鳥能選擇棲木,哪有反過來的道理!”說罷,孔子帶領弟子毅然踏上了回國的路途。

  回到魯國后,孔子已是七旬老人,雖不得任用,但早已看破世事,也不以為意。他退回書齋,以講學為業。“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便是孔子晚年悠游與豁達態度的寫照。

  周游列國的意義

  孔子周游列國的事跡,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的孔子: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他親力親為、踐行大道。

  如果要問孔子“圣”在何處,那便應該是他“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勁頭,是他“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的豁達,是他“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的豪情。千年后的我們,想要了解孔子也需如此,不僅需要讀一讀孔子說過的話,還要知道他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經歷過的世態炎涼,才能更加明白為何司馬遷敬他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千古“至圣”。

  (作者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中國易學文化研究院;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向燕南 李筱藝 工作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中國易學文化研究院;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一尾中特性 赛车北京pk10官网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 久盈娱乐是什么 棋牌娱乐app 重庆时时彩v2.3.0版本 重庆时时彩稳赚计划 创信授权 六人牛牛房有挂吗 猫咪的那个网址多少 腾讯分分彩与奇趣腾讯